最新网址:www.wmxs1.com

徽乾六年,季夏末,太液池的荷花已谢尽,只剩下几株干枯的莲蓬。

立政殿的情况更糟糕,本该在春夏秋盛放的月季也奄奄一息,无论怎么浇水施肥,甚至还埋了块羊肉进去,蔫巴的月季都不见好转。粉红的花瓣一片片凋零,恰如这立政殿的主人一般。

“母后情况如何?”

“娘娘情况一切都好。”

“高妈妈,你瞒不住的。我迟早会知道,你提前说,我才能提前想办法。”

这年谢檀弈五岁,分明是连狗都嫌的年纪,却显得比许多成年人还要沉稳。

高妈妈有些迟疑。

她知晓太子早慧,两岁识字,三岁便能作诗,但也没曾想过,太子竟然这般不像个孩子。那眼神,那神情,已经跟龙座上的帝王亳无差别。

见她久久不答,谢檀弈也不追问,只是淡淡道:“不说算了。要是母后生产出事,我就说是高妈妈在母后喝的安胎药里放了别的东西。五岁的孩子在父皇母后眼里不会撒谎,而且他们失掉新生儿,正好需要一个出气筒。”

“小殿下,你……哎。”高妈妈瞬间吓得满脸惨白,看小太子神色认真,不似玩笑,这才长长叹息道:“之前不告诉小殿下,是怕你年纪太小承受不住。”

“高妈妈还是担心下自己罢。”谢檀弈目光冰冷,似是耐心已到极限。

高妈妈再也不敢把他当孩子看,如实道:“郭太医说皇后腹中胎儿气息不稳,大概率会难产,即使生下来,婴儿可能也活不了多久。即使用最好的安胎药,也不能保证婴儿百分百存活,郭太医让皇后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“嗯,孤知道了。”

见谢檀弈脸上表情没怎么变,高妈妈心里莫名发慌,只好又试探性地问:“那小殿下还会不会……”

这时谢檀弈却忽然冲她笑了,“高妈妈这么听话,孤自然是舍不得你受罚。”

母后身体欠佳,若生出的孩子再夭折恐怕会受不小刺激。届时病情加重,他可能在失去一个弟弟或妹妹后又会失去母亲。这是年仅五岁的太子所畏惧的东西。

那日阳光很好,谢檀弈在御花园里碰到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。

宫里已经快四年没有孩子出生了,近来宫里怀孕的女人只有两个,所以他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女人是谁。

“你就是父皇新封的沈美人吗?”

来者身着华服,分明是粉雕玉琢的娃娃脸,眉目却生得龙章凤姿。年纪加装扮,方才又称呼皇帝为父皇,身份显露无疑。

沈清鹂很快站起身行礼道:“是的,太子殿下。”

“我能不能摸摸它?”小殿下的目光落在沈清鹂隆起的肚子上。

沈清鹂有些惊喜,宫中人皆知她位份低微,加上这腹中孩子身份敏感,几乎没人会主动来与她交好。

小太子虽看着像个小大人,但到底是个五岁的孩子,单纯善良。

她当即欢喜地捉住太子的小手,按在自己的肚皮上,然后紧张地观察小殿下的神情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折君

素染芳华

第一夫人

君太平

招惹偏执少年后

木甜

温柔瘾

美绿哔哔

晚来雪

归鸿落雪

假惺惺

刘水水